新凤凰彩票 > 疾病调理 >

安徽凤阳民营医院以查妇科病为名鉴胎儿性别

2018-09-09 04:52

  山东、安徽等省卫计委的有关人员均表示,随着科技发展,“两非”行为越来越隐蔽,且形成团伙组成产业链全程服务,发现线索、调查取证、处理处罚的难度加大。

  新华网北京9月4日电(记者王海鹰、沈汝发、周畅、帅才) 国家卫计委最新数据显示,2013年以来全国共破获“两非”案件1.1万多件。

  9月3日,国家卫计委会同公安部、工商总局、食药总局发布《禁止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人工终止妊娠的规定(征求意见稿)》明确,介绍、组织实施“两非”行为的,最高可处罚3万元;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针对“两非”新动向,征求意见稿还有哪些针对性的举措?为有效遏制伸向胎儿的“黑手”,监管措施和相关法律还应如何调整应对?

  今年7月底,国家卫计委召开全国会议,要求坚决打压采血鉴定胎儿性别的蔓延势头。然而,线月初,深圳罗湖海关就截获96份试图携带出境的疑似孕妇血液样本。

  同在8月,厦门、温州破获多起验血鉴定胎儿性别案,犯罪嫌疑人采血后将血样转送境外做性别鉴定,每鉴定一人收费3000元至6000元不等。

  民营医院非法鉴定、非法人流“一条龙”。安徽省凤阳县一民营医院以查治妇科病为名,为怀孕育龄妇女鉴定胎儿性别和选择性别终止妊娠,仅两个月就有人流、引产180例。经核查,2011年3月至2014年5月,该院一直非法进行节育手术,每例人流、引产手术费用在3000元至2万元。

  利用便携式B超机流动“作案”。厦门警方破获一个驾车流动“作案”的非法鉴定胎儿性别犯罪团伙。这一犯罪团伙,利用便携式B超机,在车上为孕妇进行非法鉴定胎儿性别,每个孕妇收费600元。已初步查证40余人次参与非法鉴定活动,其中有8名孕妇因鉴定结果是女孩而到医院或自行流产。

  此前,声称可以验尿识性别的“验胎灵”也曾一度在网上大行其道,尽管“验胎灵中文网”已关闭,但它仍不时出没在网络上。

  山东、安徽等省卫计委的有关人员均表示,随着科技发展,“两非”行为越来越隐蔽,且形成团伙组成产业链全程服务,发现线索、调查取证、处理处罚的难度加大。